长年碎碎念,lof算废话集中地_(:з」∠)_CP@爱生活爱DEKU

【胜出】毕竟我们要成为大人

#傻白甜,PWP一发完

#两个什么都不懂的处男鸡飞狗跳的第一次

#处男还妄想上本垒,天真

#一个非常傻的故事

手机党请戳


我圈拿大三角安利,真是一安利一个准

我活个ball啊……原地爆炸……
天哪太美了……

信九:

@格瓦拉 没有画出原作万分之一好(。浑身难受
哇哇哇太太的胜出真是太好吃啦这次有点简陋下回要一定要画更细致的呜呜呜

天哪……好……好可爱啊!!!这个久真的好可爱啊!!!

我不吃轰受:

 @格瓦拉   总之腿个草稿!会不会画完就不知道了……(喂


哇超级感谢!!之前那个想要返图想到疯的格仿佛还在梦里😂

麦七:

超级喜欢 @格瓦拉 太太的《心做し》,擅自画了里面小久在天台上的情景,指绘丑丑的【别的也很丑】,最后我要赞美太太呜呜呜。

啊啊啊啊啊谢谢!!小久炒鸡好看!!!

鱼叔BLACKJOKER:

看了@格瓦拉 太太的 《心做し 》关于小久那段 喜欢的不行 又很心痛那里面的小久...所以想把我的小天使画的幸福一点😭!本来一直想画白无垢 然后一直忘了 太太的文看了之后久画了..... 占了胜出tag抱歉 因为《心做し》本身是胜出文嘛

【胜出】心做し 05(完结)

#私设小久会游泳

#推荐BGM:心做し哈哈哈哈终于能让你们听这个啦

#lof可总算把这文吐出来了


他没想过自己可以活着回来。


那些人在每次他要昏过去的时候就会给他注射一种药剂,他想这个药剂的成分大概和兴奋剂差不多,让他自己保持意识的看到自己是怎样哭叫求饶和最后不自主的喘息配合。他处的房间终日都是昏暗的,他根本无法推测到底过了多少时间,药烧昏了脑子,他浑身仿佛有火在烧。


绿谷不懂为什么那个浑身缠满手掌的男人要这么做,他明明可以直接就把他杀了,却偏偏还要做这种麻烦事。很多时候那个人只是一言不发的站在蜂拥而来的人之外,他透过不...

是的……没错(捂脸),就是红薯太太画了恶之华的上啊啊啊啊啊啊(大家好我是格子,今天我来给大家表演一个反复跳楼加全身爆炸)!说真的这个轰总实在精致美貌……我对于他接下来的遭遇感到一丝愧疚……啃苹果实在是个骚操作


红薯咸鱼饼:



文改漫,文来自 @格瓦拉  太太的大三角文《恶之华》上篇


雷点P1划重点了,我把一切都提前跟你说好了,想好了再看



天哪!!!这个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可爱!!!!我疯狂旋转!!!!

你就是大花girl:

他站在这些床单的间隔,思绪难得的空寂,这是梦,他无比清晰的知道他身在何方。离他最近的一张床单,下半部分突然鼓了起来,随即就是布料的拖拽声,它整个的掉了下来,委屈的缩成一团。床单传来寒寒宰宰的声音,有人在里面,有点狼狈,有点不知所措的探出头来,一部分白色被单还盖在他头上,那点白色映在眼睛里,就成了绿色夜空中的点点星芒。
--就像个披着白无垢的新娘子。

擅自画了 @格瓦拉 太太一篇文中的片段
真的太好吃了给您表白…!

【胜出】心做し 04

#he预定

#有对两人过去捏造注意

#预计胜出日完结(听我鬼扯)


 01+02 03


从把绿谷出久拽下天台的那天晚上开始,爆豪胜己开始做梦。


梦里的一切都带了些光怪陆离的意味,像是罩了层廉价的银色糖纸。没有开头没有结尾,没有该有的起承转合也没有背景缘由,它不是什么故事,更像一段被人剪了两端的胶片。


白色,白色,到处都是白色,梦里的一切都变得很大,天尤其高,无数的白色把天分成一块块很多个部分。过了一会他才发现,这些白色是很多很多的床单,它们徐徐的被列在阳光下,他的角度看不清太阳,只能推测出这是个足够晴朗的天气,空...

1 / 8

© 格瓦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