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相欧】愚人

#cp要素极其薄弱,但确实是欧相欧

#送给我亲爱的 @阿龙阿龙 ,希望你看完之后不要打死我


我今天要讲的是个愚人的故事。我一开始想叫他白痴,但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已经写了一部《白痴》了,既然名字已经占用,我就只好叫他为愚人。我和愚人并不是同一期的学生,我在尚在念书时,他早就小有名气。当时的社会并不是你们现在这样。安静,安静,你们太吵了,我说话时如果连基本的肃静都保持不了的话,那你们也没必要上学了,听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好,我接着说。


当时的社会并不是像现在这样井然有序,人们刚刚得到个性,原本的生活方式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秩序不复存在,社会一片混乱,到处都有人用自己新得来的能力作奸犯科,打个比方,小学生拿到了原子弹的按钮。这种说法看似有些夸张,但是按照当时的范围来看,我这个比喻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就是在这样像臭水沟一样的状况下站出来的,用他简单而强横的个性试图在人们心中竖起一道避风港。他做到了,其中当然有政府推波助澜的作用,但最主要的还是他够拼命,是的,拼命,非常拼命。在我那个年代,或者说你们之前的那个年代,他被叫做“和平的象征”,你们现在翻开历史书,一百二十八页第三段,就讲的是他。我数过,五十二个字。


五十二个字,他的一辈子,就这么讲完了。


我和他一个高中,我念书的时候,已经能常常在电视上看到他,在我刚毕业,刚踏入英雄这一领域时,他则即将成为传奇。


教我的老师有时候会在课上放他刚入学的照片,我当时真是目瞪口呆,我的邻桌拿这个笑话了我整整三年。谁知道他到底怎么练出的那副美式英雄的体型的,该说是发育的暴力吗?


那时候我因为和他分管区域交叉的关系,经常会在一起工作,自然而然熟识,有一次收工去居酒屋喝酒的时候,他对我说,相泽,我要成为和平的象征。


我当时当然是不信的,只当他在说胡话,可是当时他却认真的对我说,现在这个社会,需要一个和平的象征,所以我要成为这个和平的象征。


你们听明白了吗?


这世上有种人叫利他主义者,并不是狭义上的以他人为中心,而是他们的世界里没有自己,他们从未以自己为中心来思考问题。他并非是因为自己想要成为这个所谓的象征才去努力的,而是因为他人需要,而他自己,被他抛在脑后,不是不去考虑,是从未考虑过。


我希望你们知道一件事,这世上绝对没有什么天降横财什么不劳而获,你一旦得到什么,你就一定会失去什么作为代价。这个愚人他许了一个天大的愿望,他把整个社会应该由所有人承担的责任压在了自己一个人的身上,这个愿望太大了。


太大了。


那不是一个人能承担的重量,哪怕他的体重有二百五十五磅。


我是亲眼看见这个愿望是如何把他一点点烤干的。你们知道一个人最瘦的时候会有多轻吗,当我看到他逐渐嶙峋的背脊时,我才终于明白什么叫做痩得像一张纸,他形容枯槁得像具保存完好的骷髅,就像没有血肉和皮肤,那些经络组织薄得像裹着标本的油纸布。他唯一像个活人的地方就只有眼睛了,这还没有结束,远没有结束,因为他始终没有放弃过,他心底有一把火,他的灵魂与他的躯体完全不符,或者说这世界上根本没有能承担他灵魂和火焰的肉体,所以他唯一的结局只能是化成灰烬。


你们没必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时间过得太久了,我从前在这所学校里教的是语文,但现在让我看课本我都看不清,更何况课本早就不知道已经换了多少版。你们校长是我教过的学生,他请我来给你们讲讲历史,这是我现在唯一能给你们讲的学科,因为我自己就亲历过历史。我今天就告诉你们,八木俊典,或者说欧鲁迈特,他不是什么英雄,他是个祭品,他自愿走上祭坛,自愿跳进火焰,那个时代所有人的和平生活,全都建立在他满身的伤痕上。


他彻底化作一具没有生命的枯骨前,对我说了最后一句话。


他说,相泽,该守的,我守住了。


如果你们身边有这样的人,最好打他一顿。


我希望这个世界上再也不要有愚人了。


好了,同学们,下课了。




END



一点没什么用的废话:我实在没法判断攻受,因为攻受对我而言只有床上才有分别,我能想象欧叔搞gay,但我没法想象欧叔和别人上床……


 
评论(16)
热度(392)
© 格瓦拉/Powered by LOFTER